七彩文学 http://www.qcdrp.com

叶小凡叫叶小凡的都市神医小说(叶小凡)火爆小说_《叶小凡叫叶小凡的都市神医小说》叶小凡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万凰铭的新作《灵气复苏:因为秃头,所以变强了!》,这是一本都市脑洞类型的书,主角是叶小凡。主要讲述了:【无敌】+【搞笑】+【宠物】灵气复苏,万物开始进化, 人类从此进入超凡时代。   叶小凡为了成为武者,一直勤修苦炼,虽然最后确实变强了,但也秃了。   没错,他变强了也秃了,但却依旧没能成为武者。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叶小凡发现,这世上已经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   无论是和谁战斗,他都只需出一拳。   若是一拳不行,那就再来一拳。……

《主角叫叶小凡的都市神医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蓝星,龙国。

西部基地市,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彻。

“基地市南部街区遭到妖兽入侵,请民众速速朝就近的避难所撤退。”

“基地市南部街区遭到妖兽入侵,请民众速速朝就近的避难所撤退。”

……

震耳欲聋的警报声不断响彻在城中。

人们仓皇的冲出家中,朝着离自己最近的避难所逃去。

一时间,南部街区混乱一片。

在天际尽头,一群浑身漆黑的巨大乌鸦,正快速朝着城池中心接近。

每一只乌鸦的体型都有十多米,双翅一展,掀起道道罡风,将下方的房屋切割的粉碎。

它们宛若一架架高速行驶的战斗机,威势无比恐怖。

一些跑得慢的人类,在遭遇到罡风后,顿时化成一堆血块,场面极度可怖。

就在人们恐慌之际,远处数道虹光飞了过来。

他们身着特殊的战甲,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息,宛若一头头人形蛮龙。

“是武者,武者来了,我们有救了。”

见到来人,还未逃远的人群顿时欢呼起来,眼中露出难以掩饰的兴奋。

“区区妖兽,竟敢擅闯我人族领地,不知死活。”

一人厉声大喝,自背后取出一柄长刀,对着前方的乌鸦群横劈而出。

一道凛冽刀芒席卷高空,当场将数只乌鸦斩成两半,血洒长空。

其余武者也都纷纷出手,对着乌鸦群杀了过去。

有人背后凝聚出神象虚影,象鸣声惊天动地。

随着其出拳,神象虚影咆哮着冲出,将乌鸦撞得爆碎开来,化作漫天血雾。

不大一会儿工夫,原本还肆虐的乌鸦群便惨遭杀戮。

“该死的人类,竟敢对我的族人出手。”

突然,一声咆哮惊天动地,天际尽头,一道庞大的黑影闪电般冲来。

定睛看去,那也是一只乌鸦,只不过体型比其他乌鸦大了数十倍。

双翅展开,足有一百多米,浑身羽毛乌黑发亮,锋锐的利爪闪烁着凛冽寒芒。

恐怖的气息席卷而来,一众武者被冲击的连连后退。

“这股气息,是妖王,快逃。”

一人惊恐大叫,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逃。

其余人也都如此,丝毫没有留下来的打算。

妖王的实力异常恐怖,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留下来只有送死的份。

“想走,问过本王了吗?”

乌鸦妖王厉啸一声,双翅轻轻一震,恐怖罡风席卷而出,一群逃跑的武者顿时被搅成血雾,只有一两人幸运的逃脱。

人们见此纷纷惊恐大叫,一脸惶恐的朝避难所逃去。

“崽子们,给我杀光这群人类。”

乌鸦妖王对剩下的乌鸦群吩咐道,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寒芒。

随后,这片区域的人类遭到了史无前例的屠杀。

乌鸦妖王则在高空俯视着这一切,目光冷漠无情。

突然,它眼神陡然一凝,被不远处街道上的一道身影所吸引。

那是一名看上去20出头的青年,其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恤,下身是一条宽松短裤和一双人字拖。

在T恤的背后印着两个大字——正义。

就仿佛诉说着,他是正义的化身。

青年虽然年纪不大,但却喜提光头一颗。

而且还是锃亮的那种,没有一根头发。

铮亮的脑袋,随意的穿搭,让得青年看上去有点天然呆。

在所有人都仓皇逃命之际,这名青年却提着两个塑料袋,闲庭信步的行驶在街道上,似乎丝毫没受到周边杀戮的影响,也没有要逃跑的意思。

“呵呵,有趣的人类。”

乌鸦王冷笑一声,展翅朝着青年飞了过去。

“人类,你胆量不小,可愿做本王的奴仆?”

它悬浮在几十米的高空,目光淡漠的俯视下方青年。

青年停下脚步,微微抬头,懒洋洋的看向上方的乌鸦妖王。

“小乌鸦,我今儿心情挺不错的,不想杀生,赶紧走吧。”青年不但没有逃走,反而一脸好意的提醒。

“狂妄。”

乌鸦妖王怒吼一声,双翅一振,两道恐怖的罡风席卷而下,对着青年当头劈下。

轰轰两声,霎时间烟尘弥漫,下方马路被切割成一片粉碎,青年的身影被罡风和尘土淹没。

“不知死活的东西。”

乌鸦妖王冷笑一声,旋即打算离开,但就在这时,自下方尘土之中传出一道咳嗽声。

“咳咳,这灰尘可真呛人。”

乌鸦妖王瞳孔骤缩,定睛看去,只见缓缓散去的尘土中露出了一道身影。

青年竟是完好无损。

乌鸦妖王震惊道:“你一个凡人,怎么可能……”

青年抖了抖身上的尘土,抬头眼神懒散的看向乌鸦妖王:“我只出一拳,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造化了?”

乌鸦妖王回过神来,怒喝道:“狂妄的人类,你彻底激怒本王了,本王要将你碎尸万段。”

话落,它朝着青年俯冲而下,准备取对方性命。

青年神情依旧懒散,脸上没有一丝害怕,放下手中两个塑料袋,微微握拳,然后对着高空轻轻轰出。

下一刻,恐怖的拳芒炸开,掀起一股肆虐的罡风,俯冲而下的乌鸦妖王只觉一股致命危机袭来,目中露出惊恐。

但不等它有所反应,脑袋连带着上半部分身子便在这股拳芒下炸成粉碎。

鲜血洒满了一地。

轰的一声,乌鸦妖王剩下的半边身子砸在大地上,将地面砸的密布裂痕。

远处的乌鸦群,见到自家妖王死去,纷纷面露惊恐,迅速四散逃离了这里。

正在逃亡避难所的人群见到这一幕,纷纷面露疑惑,不明白乌鸦群怎么突然就逃走了?

看了看自己的拳头,青年摩梭着下巴嘟囔道:“力气好像又变大了,这次只用了上次的一半力量,居然也打死了一头妖王。”

“还是说这只乌鸦太弱了?”

“哎!最近都没有怎么锻炼了,为什么力量还是再增加?”

青年垂头丧气,目中满是无奈。

他叫叶小凡,是西部基地市的一名地地道道的“普通民众”。

嗯,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叶小凡之所以变得今日这般强大,这一切还得从十年前说起。

十年前,灵气突然复苏,世界各地生灵开始疯狂进化,特别是各种动物。

在经过灵气滋养后,实力突飞猛进。

人类的统治第一次受到了严重威胁,原本被人类统治的大部分地区迅速被各种进化后的妖兽所攻占。

一开始,人类还能仗着热武器对抗一二,但随着时间一久,热武器渐渐无用。

在这危急时刻,古老的武者顺势崛起,阻挡住了妖兽的进攻。

最后在各地强大武者的带领下,人类建立了基地市,将人类集中到一起,一同抵抗妖兽的入侵。

如今的龙国,一共有九大基地市,西部基地市便是其中之一。

后来,为了更有效的抵抗妖兽入侵,人类高层创建武者学院,开始培养年轻武者,开启了全民修炼的时代。

叶小凡的梦想便是成为一名武者。

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武者,就必须将气血外放,凝聚出神象虚影。

只要凝聚出神象虚影,也就代表着正式步入武者的第一个境界——气血境。

叶小凡为了成为武者,10年来拼命苦练,但却依旧无法凝聚出神象虚影。

但他的力量却在不断的变强,只不过他的力量展现方式与别人的有所不同。

气血境,是不断凝练体内气血之力的修炼,气血之力凝炼到极致,便会化作神象虚影。

凝聚出一头神象虚影,便拥有一象之力,也就是一万斤。

这便是古人说的龙象之力。

别人是将气血之力凝炼成神象虚影,一些天才人物,甚至可以将十象之力合一,凝聚出神龙虚影,并且可以将龙象虚影外放,用来战斗和杀敌。

叶小凡则不同,他凝聚出的直接是神龙虚影,并且和别人不同。

别人是血红色神龙,他的则是金色神龙,并且无法外放到体外。

别人最多凝炼出几条神龙虚影,便已至极限,接着便会突破到下一个境界,他却凝炼出了数百条,并且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

因为无法将气血之力形成龙象虚影外放,因此叶小凡一直无法成为武者。

别人一直觉得他是个普通人。

但真实情况是,叶小凡如今到底有多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到目前为止,他一共凝炼出了九百九十九条金色神龙,只差一条就到一千了。

十年来,他不断锻炼,体内金色神龙不断增加,力量也不断变得强大,除此之外,身体再无其他变化。

不对,还有一个变化,头发在不知不觉中掉光了。

他变强了,也秃了。

“哎!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突破到紫府境??”

叶小凡叹了口气,眼中一片迷茫,看了眼天边落下的夕阳,他猛然一惊:“糟糕,小曼就快放学了,得赶紧回去。”

他提起塑料袋,准备离开这里。

跑了几步后又快速退了回来。

一记手刀劈砍而下,将乌鸦妖王的两只大腿斩下,然后再斩下利爪,只余最精华的部分,最后扛着两只大腿快速离开了这里。

……

叶小凡离开不久,几名气息强大的武者便从远处飞了过来。

在看到乌鸦妖王的尸体时,几名武者面露震惊。

“怎么可能,乌鸦妖王居然死了?是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了它?基地市中难道还有隐藏的强者?!”

几人乃是军方的强者,在收到乌鸦妖王进攻的消息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前后不过一刻钟,居然有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斩杀了乌鸦妖王。

一名面容刚毅的中年男子开口道:“将乌鸦妖王的尸体带回去,让人调查这片地区没有损坏的监控,看能不能查到一些线索?”

……

2.

先前幸存的两名武者飞了过来,对着中年男子躬身见礼:“见过统领大人。”

中年男子名叫李云山,乃是基地是南区护卫队的统领。

李云山开口问道:“你们可看到乌鸦妖王是被谁杀死的?”

两人果断摇头,其中一人说道:“我们先前在看到乌鸦妖王到来时,便第一时间逃命去了,等反应过来时,这边已经没了动静。”

李云山思索道:“如此说来,战斗是在短时间之内结束的。”

“乌鸦妖王乃是刚刚突破到万象境的大妖,如此说来,那出手之人的实力应该在觉醒之境。”

“南区之中竟还隐藏着如此高手?!”李云山眼中闪过一抹凝重。

一辆悬浮飞车驶了过来,从上面跳下来一名少女。

少女约莫十六七岁,穿着雪白长裙,漆黑的秀发披散在肩头,浑身透着一股清冷尊贵的气质。

但从气质和衣着上来看,便知其出身不凡。

“李叔,听说这边遭到了妖兽袭击,怎么回事?”少女看向李云山问道。

李云山点点头:“是前不久突破的乌鸦妖王,已经被击杀了,清雪,你怎么来了?”

“我去我同学家一趟。”苏清雪解释一句,接着看向只剩下半截躯体,且丢失了双腿的乌鸦妖王,惊讶道:“李叔,你实力又增强了?这么快就击杀了一头妖王!”

李云山苦笑摇头:“不是我击杀的。”

苏清雪更加惊讶:“不是李叔,难道南城区还有其他万象境强者?”

李云山摇头:“我们来时,乌鸦妖王已经被击杀,是谁做的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南城区内多半还隐藏着其他万象境强者。”

苏清雪点点头,然后告别了前者,驾驶着悬浮飞车离开这里。

……

基地市南区,东南部位置,有一片占地极大的住宅区。

这里的房屋极为破败简陋,与旧世纪中的城中村很像。

居住在这里的都是基地市中生活在最底层的普通民众。

在住宅区的几公里外,便是高大的城墙。

墙外面,便是无边无际的蛮荒森林,里面栖息着无数实力强大的妖兽,非常的危险。

城墙乃是用特殊材料打造,非常的坚固,只有那些实力达到了妖王级别的妖兽方能破开。

但这种级别的妖兽智慧非常高,一般不会主动攻击基地市。

当然这其中也有例外,比如不久前的乌鸦妖王。

其刚刚突破到妖王,自信心膨胀,便来到人类城市中挑衅,下场就不必多说了。

住宅区东南位置,有一座简朴小院。

叶小凡一手提塑料袋,一手扛着两只鸟腿回到了这里。

因为刚刚的妖兽袭击,民众们全都逃到了避难所,叶小凡回来的路上没有碰到一个人。

进入院子,一只老母鸡立即迎了上来。

“主人,刚刚好像有只小乌鸦入侵基地市,你有没有碰到?”

“你眼瞎吗,没看到主人肩上扛着的鸟腿吗?”

不远处水缸中,一条浑身金灿灿的鲤鱼跃出水面,声音鄙夷的开口。

“臭鲤鱼,你给我闭嘴。”老母鸡不满的呵斥。

鲤鱼撇嘴道:“每个人都有说话的自由,你管我?”

“你们两个天天都吵,烦不烦?”

不远处的屋檐下,一只体型壮硕的大黑狗微微抬眼,声音中透着一丝不耐烦。

“就是,烦死了。”大黑狗旁边的小马扎上,爬着一只金色的蟾蜍,其同样不耐烦地看了两者一眼。

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大吃一惊。

只有到了妖王后,方能口吐人言。

也就是说,在这小小的院子里,竟隐藏着四尊妖王。

而它们都是叶小凡养的宠物。

这其中除了大黑狗外,其余三者都是叶小凡从外面抓回来的。

实力变得强大后,他的感情也逐渐变得淡漠,加之也经历了不少事情,对很多东西都没了兴趣。

为数不多的兴趣之一,便是养养小动物。

于是便在各地抓回来了几只妖王,养在了家里。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等会儿小曼同学要来,你们都给我老实点,别吓到了那些小朋友,不然我跟你们没完。”

叶小凡对着几大妖王挥了挥手,然后开始处理买回来的各种食材。

不久前叶小曼打来电话,她成功凝聚出了神象之力,正式踏入了武者的行列。

如此喜事,叶小凡自然要亲自下厨给妹妹庆祝一番。

叶小曼得知后非常高兴,准备叫几位玩得好的同学来家里一起庆祝。

叶小凡速度很快,不多时便将买回来的各种食材处理好了,只差最后的乌鸦腿了。

就在他准备处理乌鸦腿时,院门被推开,三名少女自外面走了进来。

“哥,我回来了。”

一名扎着丸子头,穿着粉红色卫衣,脸蛋圆润可爱的少女对着叶小凡甜甜叫道。

在她旁边的两名少女,一人身着白色长裙,气质清冷高贵,正是不久前的苏清雪。

另一名少女有着一头亮眼的红色长发,以及一张清纯动人的俏脸。

虽然长相清纯,但身材却极为饱满。

别看少女才十七八岁,但论起身材的发育,丝毫不比一些20多岁的女性差。

“小曼,你等一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叶小凡笑着说道。

叶小曼嗯了一声,对叶小凡介绍道:“哥,这两位是我的同学,苏清雪和萧洛璃。”

两女也好奇的打量叶小凡。

锃亮的光头,有些天然呆的面孔,一米七多的身高,看上去没有丝毫出挑的地方。

萧洛璃诧异道:“小曼,你哥真的秃了啊?”

叶小曼点点头:“很早就秃了,洛璃,你家不是有在做洗发水吗,有空拿一瓶来给我哥试试,看能不能再长起来。”

萧洛璃欣然点头:“没问题,等明天上学我就给你带几瓶,保证让你哥的头发再次长出来,依旧是往日那般飘逸。”

叶小凡黑着脸道:“小曼,能不能不要聊头发的事。”

叶小曼吐了吐舌头,然后对两女道:“洛璃,清雪,你们先做一下,我去帮我哥。”

萧洛璃点点头,转头看到苏清雪盯着不远处的鸟腿一直看着,纳闷道:“清雪,你在看啥?”

苏清雪回过神来,开口道:“你不觉得这鸟腿有些眼熟吗?”

“眼熟?”

萧洛璃仔细打亮两只鸟腿,须臾后惊讶道:“这难道是那些乌鸦妖兽的腿?”

“应该没错。”苏清雪点头确认。

叶小曼非常惊讶:“哥,这难道真是??”

叶小凡诚实的点头:“刚刚在买菜回来,路上捡到的。”

叶小曼更加惊讶:“哥,你又捡到妖兽肉了?”

叶小凡笑道:“你知道我的运气一直很好。”

萧洛璃一脸惊奇:“小曼,什么意思,你哥难道经常捡到妖兽肉?”

“对呀,以前南区这边每次遭到妖兽攻击时,我哥都会捡到一些妖兽肉。”叶小曼笑嘻嘻道:“我哥运气可好了。”

“还有这种事??”萧洛璃大感惊奇。

苏清雪美眸微凝,她又仔仔细细看了两只乌鸦腿一阵,心中突然想到了乌鸦妖王丢失的两只鸟腿。

“难道??”

她心中突然冒出来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旋即又觉得不可能。

眼前的不过是一个凡人,怎么可能做到那种事?

“小曼,这边不用你帮忙,去陪你同学吧。”

叶小凡阻止了想要帮忙的妹妹,拿出一把锃亮的菜刀,开始切割鸟腿。

看到这一幕,苏清雪彻底抛开了心中那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妖王哪怕死去,血肉也非常坚硬,不是普通菜刀可以切割的。

市面上卖的那些菜刀,最多可切割死去的紫府境妖兽。

接着,苏清雪开始打量小院内的一切,当看到大黑狗和老母鸡时,有些惊讶:“小曼,你们家居然还养了这么多宠物!”

“对呀,小曼,你们家居然还有食物养宠物,你哥挺厉害的嘛。”萧洛璃也惊讶道。

如今人类龟缩在基地市内,外面的大片土地都被妖兽占领,人类再也无法像以往那样种植各种农作物,导致食物非常的短缺。

底层民众,大部分都只能勉强解决温饱,想要吃上一顿肉都是非常难的事。

除非是像今日这样,妖兽袭击基地市,一些不怕死的会前去捡漏妖兽尸体。

因此,除了那些有钱人或者武者外,几乎没有人会养家禽和宠物。

叶小曼叹气道:“没有办法,大黑救过我的命,我们舍不得丢掉它。”

两女顿时面露好奇,萧洛璃忍不住问道:“怎么回事?”

叶小曼也不隐瞒,解释道:“灵气刚刚复苏那会儿,一次逃亡的途中,我和家人走散了,是大黑驮着我找到了我哥,不然我早就被妖兽吃了。”

两女诧异的看了一眼大黑狗,其眼皮耷拉着,丝毫没有多看她们的意思。

“如此衷心护主的狗子,的确不该丢弃。”萧洛璃赞同道,接着又看向老母鸡:“它又是怎么回事?这年代养鸡的人已经很少了。”

“小红每天都会下一颗蛋,而且它下的蛋可好吃了,我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蛋。”叶小曼笑着解释。

萧洛璃不相信道:“小曼,土鸡的蛋能有什么好吃的,别说现在,就是在以往的旧世纪,那玩意儿也不值钱啊。”

叶小曼也不解释,笑道:“你们等会儿就知道了,一定会让你们无法忘怀的。”

萧洛璃没有放在心上,她连紫府境妖兽的蛋都吃过,又岂会在意区区土鸡的蛋。

苏清雪迈步走到小马扎前,蹲下身来观看趴在上面的金蟾。

叶小曼在一旁介绍道:“它叫阿金,但我更喜欢称它小金,是我哥一次外出买东西捡到的,因为吃不了多少东西,也就养在家里了。”

萧洛璃无语道:“没看出来,你哥一个凡人,居然还喜欢养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叶小曼无奈道:“我哥以前就这样,喜欢养一些稀奇古怪的动物,可惜随着灵气复苏,那些小动物都死了,为此,他还伤心了好一段时间。”

两人自顾自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苏清雪那瞪大的美眸。

此刻,苏清雪视线紧紧盯着金蟾右眼上的一道疤痕,以及其眉心中的那道古怪纹路。

一副让她无法忘怀的画面在脑海中出现。

那是在六年前,西部基地市刚刚建立不久,一只金蟾妖王自蜀山深处杀出,准备攻占基地市,要不是有基地市第一强者“秦镇天”坐镇,西部基地市怕是已经沦陷。

那一战打得天昏地暗,秦镇天与其他人类强者联手之下,才勉强将金蟾妖王击退。

苏清雪刚好目睹了那一战,那也是她第一次见识到顶级妖王的恐怖与强大,在她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苏清雪记得很清楚,最后时刻,秦镇天在金蟾妖王的右眼位置留下了一道伤疤。

而那道伤疤,与眼前的这道伤疤非常相似,虽然缩小了很多倍,但苏清雪依旧觉得熟悉。

最为关键的是,眼前这只金蟾眉心之中的古怪纹路,也和那只金蟾妖王没心中的纹路如出一辙。

若是伤疤是巧合,那难道纹路也是?

而且还有一点,自那次大战以后,威震蜀山的金蟾妖王从此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过,就仿佛从世间凭空消失了一般。

“难道,难道?!”

一想到那种可能,苏清雪大惊失色,身躯不由自主的后退。

见她一脸害怕,叶小曼上前抓起金蟾说道:“清雪,你别害怕,小金虽然长得凶,但其实很可爱的。”

说着, 她拍了一下金蟾鼓胀胀的肚子,前者顿时发出一声呱的叫声。

“看吧,非常可爱的。”

萧洛璃也诧异道:“清雪,你都正式成为武者了,居然还害怕一只癞蛤蟆,你这是要笑死我吗。”

她眼中露出难掩的笑意,若不是在场还有外人, 她绝对会捧腹大笑。

苏清雪回过神来后俏脸微红,眼神惊异的看了一眼被叶小曼抱着的金蟾:“难道…难道是我想多了??”

接着她甩了甩头,觉得先前的想法太不切实际了,收回视线没有再多想。

但她并未注意到,金蟾此刻正眼神不善地盯着萧洛璃。

“小丫头片子,要不是看在主人的面子上,本王分分钟教你做人。”

金蟾恶狠狠想着,从叶小曼手中挣脱,跳回到了小马扎上。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