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文学 http://www.qcdrp.com

周启《周启深赵西音》最新章节阅读_(周启)热门小说

历史古代小说极品书生:白手起家从科举开始是网络作者十月萝卜的代表作,主角是周启。主要讲述了:作为活了三十多年,却依然是个黄金单身汉的他,幻想过无数次自己结婚的场景,却怎么也没想到娶媳妇这件事竟然是在穿越后。 面对娇美的哑巴妻,他失声不语…… 这家徒四壁,没田没地,还有外债,怎么养媳妇,娶回来跟着一起受苦? “借钱换地种田,还是参加科举?” 若干年后,大臣上书:“皇上,身为丞相,怎么能去经商呢!” 皇上看向他:“今年的分红怎么算?” 他:“老样子!” 经商怎么了,国库他可出了一半力! 皇帝:朕的小国库,轮得到你们评价?…

《周启深赵西音》精彩章节试读

祁州,金峰县山合村。

破旧泥房前,贴着红纸的窗户下。

三五个小孩窝着身子,掩嘴嘻嘻地笑着,有个子比较高的,正透过窗户上的小洞往里屋偷看。

“快看快看,周白脸被凳子绊倒了!”

“咦?周白脸没动了,不会死了吧?”

“瞎说,看,这不就坐起来了。”

屋内,趴在地上的周启直起身子,眼睛还没睁开,先是揉了揉吃痛的手,心想道:“没死就成,小车祸,不碍事。”

接着,睁眼的一霎,周启愣住了。

“这是哪?”

呈现在周启眼前的是一间阴暗狭小的屋子,许是潮湿的缘故,空气中还散发出一股霉味。

正前方有一张破旧的木板床,床头系着两条红绸布。

旁边的小矮桌上面,一对红烛将要燃尽。

一名盖着红盖头的女子端坐在床前,以身形判断女子年龄不大。

这一幕,让周启不禁联想到多年前玩过的密室游戏,鬼新娘。

但又有些许不同,现下环境,简陋多了。

周启收回目光,不再看那女子,当务之急是弄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

就在这时,周启脑袋传来阵阵刺痛,一股又一股的记忆片段,如关不上的水龙头般,快速涌入脑海。

周启痛苦地双手抱头,却抑不住那疼痛越来越剧烈,让他瞬间就出现了耳鸣。

“滴……”

十分钟后。

周启瘫坐下来,不确定地小声呢喃:“穿越了?虔朝?”

“咦?周白脸奇奇怪怪的,咋还不去掀盖头?”

“就是!我还想看看新娘子啥样呢!”

“听我爹说是个哑巴……”

窸窸窣窣的声音再次响起,屋子没什么隔音可言,所以周启听的很是清楚。

周白脸是村里小孩给他取的新外号,一穷二白还不要脸娶了个城里媳妇!

他无奈地往窗边看了眼。

“暂不管原主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得先把这群熊孩子打发走了才行。”

刚起身走到门口,只听得那群小子一哄而散的脚步声。

“就这点胆量?……”

周启笑了笑,继而转身,迈步到新娘跟前。

作为活了三十多年,却依然是个黄金单身汉的他,幻想过无数次自己结婚的场景,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方式。

“既来之则安之,新娘啥样总得看看。”

“你好……”

周启有些不确定她是否能听到,试探着打招呼。

新娘没有反应。

周启沉沉地叹口气,看来是个聋哑人。

“郎君,何故迟迟不揭盖头?”

婉转娇嗔的声音,甜美又不失迷离。

这正是从盖头下方传出来的。

周启一惊.

“你会说话?”

新娘点头,娇声道:“郎君莫不是嫌弃奴家?”

“没有,没有,你别误会。”

新娘一口一个郎君奴家的,周启这哪受得住,连忙将她盖头除去。

这一看,周启不禁地叹了一声:“极品!”

新娘一头乌黑的头发插着珠花绾在脑后,皮肤很白皙。

在微弱的烛光映照下,两颊泛着红光,柳眉凤眼低垂,如桃花瓣似得小嘴抿着笑,透露着娇羞的表情。

周启不是没见过美女的人,但看着眼前这原生态纯天然的美女,真是出奇的漂亮。

“美颜镜头下的当红主播也不过如此吧?这成我老婆了?!”

话说回来,像原主这样的家庭条件,是绝对不可能娶到这样的极品媳妇。

根据记忆,他虽不过十八,但他娘怕他科举无望又不会为人处世,得打一辈子光棍,就赶紧给他物色亲事。

但是附近村落的女人躲他都来不及,更别提有哪家姑娘愿意嫁给他了。

大多嫌他本来就穷,还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不顶用。

整天张口闭口之乎者也,却连个童生都考不上,偏偏还自诩清高,经常在乡亲们面前甩面子。

嫁给他?村里的人,一口一个唾沫,那都能淹死人的。

当然也有看上他相貌的个别女子,最终也被他的家境和在村里的名声给劝退了。

好不容易是有个城里员外家的二小姐,名唤苏灵,人虽漂亮却传闻是个哑巴,被城里人视为灾星,被神仙夺了气运,已年近十八还没有嫁出去。

按照虔朝规定,女子年满十八还未嫁出,家人坐之。

意思是这女孩要是再不嫁人,那员外府里上下几十口人全都得去蹲号子。

但是哑巴传闻在外,虔朝又是女多男少的一个状态,愣是一个求亲的也没有。

府上便也急了,见周家老母一来提亲,就赶紧让媒婆做媒,将两人婚期定下。

也来不及等男方去凑彩礼,就连办喜事所需的费用,府上都一并出了。

结果,就在今晚,洞房花烛夜之时,原主正打算上前去揭新娘盖头。

由于娶到有钱人家的千金太过激动,脚上没个稳,咣当一声,就被桌边凳子绊了个狗吃屎。

按理说,这小小的一摔也不会怎么样,但不知为何,生活在21世纪的周启,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穿过来了。

……

“家里有点破,你别嫌弃。”

周启看着苏灵似乎有些忐忑,尴尬地道了一句。

苏灵摇了下头,轻声道:“奴家不嫌弃。”

但脸上的失望藏不住,刚好被周启看在眼里。

那也是了,这家庭条件确实是差了点,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千金突然嫁过来,难免对未来担忧。

看来日后要在这个世界生活,得好好改善下才行。

想自己前世好歹是个博士后,学生时代又是妥妥的学霸。

高考后就被保送到知名大学,本硕博连读,毕业后直接被某上市公司聘为高级打工人。

顺着原主的记忆,摸清这个朝代的规则,再结合一些现代知识,在这个年代存活,不是难事。

“我会赚钱养你的,别担心。”

苏灵嗯了一声,没了下文。

烛火摇曳,两人都没有再发出半点声音,气氛突然就变得微妙起来。

正当周启犹豫着是不是要依照下面发展,干点啥的时候。

“周启!”

“给劳资滚出来!”

怒气冲冲的吼声,伴着叮叮咣咣的踢门声冲进周启耳朵。

周启牙一咬,拳一握。

是哪个不长眼的这时候冒出来!?

这不存心破坏我良宵一刻?

2.

门外的叫嚣不停,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

邻里们听到骂喊声,心中甚是好奇。

没睡的果断放下手边事务,匆匆出了门。

睡了的也点燃夜烛,随便裹件长袄,从自家出来陆续向这泥房靠拢。

周启愤恨的去开了门。

迎面瞧见的是一男子,约莫是二十出头的年纪。

“周启,你赶紧把欠我的二两银子还来!”

“不然你休想洞房!”

周启闻言,快速在脑海里搜寻此男子的相关信息。

只记得这人名叫王有才,仗着自己是里长的儿子,在村子里嚣张跋扈惯了,又爱调戏小媳妇又经常殴打乡邻,名声跟他一样,都不太好听。

至于二两银子?周启不记得有这么回事。

“我什么时候欠你二两银子了?”

新婚夜莫名被打扰,周启言语有些不爽。

“你是没借!你娘借了用来给你打点县试的!你别现在傍上员外了,就不认账!”

王有才手指着周启,恶狠狠地说,为了让其他乡亲听到特意还提高了几分音量。

“有这回事?”

这穿越就有点离谱,没田没地也没粮,居然还负债了!

真是凄惨……

而王有才则趁着周启走神的间隙,偷摸往里屋瞄了瞄。

早就听说苏员外家的二小姐是个美人胚子,今天他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

苏灵在周启开门时,便稍加整理了一番,此刻正坐在正堂桌边长板凳上。

听着外面的对话,她心中有些焦急,正探着头,担忧地往外头瞧着。

刚好就跟偷看她的王有才撞了个眼神,苏灵意识到他不怀好意的目光,眉头一皱,连忙把头垂下。

“你要实在没钱,不还也行……”

王有才笑的猥琐,那小美人,果真是难得一见的漂亮,此刻他已经能想象到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了。

“把你新娘子借给我睡一晚,这二两银子,便罢了。”

“滚蛋!”

周启闻言,当场就怒了,上前一脚就踢到了王有才的肚子上。

王有才吃痛,往后退了点,捂着肚子不可思议地看着周启。

“你敢打我?”

“我不但敢打你,你再恶心我,我能给你废了!”

他是真的怒了,挑他事可以,打他媳妇的主意,绝对不行!虽然现在还只是名义上的媳妇,但也不行!

“你们看啊,周启打人了啊!不还钱还打人了啊!”

乡亲们交头接耳的不知在说些什么,只是同样震惊于平时文绉绉,连人都不敢骂的周启居然动手打了人。

打的还是里长家的儿子。

这可真是这些日子的一个大瓜了,说出去都没人敢信的那种。

“有才贵子消气……”

这时,从人群里冲出来一位老妇人。

连忙跑到王有才跟前,弯腰做揖,口中不断道:“贵子消消气,钱老身会还的,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此人正是周启的娘亲,赵翠花。

周启记得这个娘亲待他很好,他说要读书,她二话不说就将自己的嫁妆拿去卖了钱,供他上学堂。

之后也是凭着刺绣手艺,做点荷包,早起晚归的去到镇上换银子来维持生计。

与他不同,赵翠花在村里的人缘那是顶好的,这主要跟她的人品有关系。

谁家有点啥事了,要缝补衣服了,要办事缺厨娘了,只要喊上她,她都不图回报的去帮忙,所以大家也都愿意与她亲近。

“哼!”

王有才一脸不屑,一把将赵翠花推开。

赵翠花没站稳,踉跄着后退。

“这钱,要么现在给我还了,要么就拿别的东西来换!”

别的东西,王有才自然指的是新娘苏灵。

周启已经上前将赵翠花扶好,刚撸起袖子准备再去揍他一顿,有位乡亲就开口了。

“有才啊,周家好歹今天办喜事呢,有事改天再说吧!”

“人赵婶也不容易,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眼见着娶媳妇造娃娃了,你这不合适啊!”

“再说,周家这次娶了个城里的媳妇,又有钱的很,怎会赖你这二两银子?”

听到人群里有长辈发言了,有看不惯王有才的小青年,也跟着张口道:“我看你是图人家媳妇,故意来找茬的吧?”

那些村里长辈一听,觉得很有道理。

王有才被人搓破心思,顿时无语。

总不能承认自己就是打的这主意吧?

万一这事传到老爹耳朵里,绝对挨一顿毒打!

“今……今天放过你!明天你就给我还钱!”

王有才失了气势,支吾了好一会,放下狠话便气哼哼地走了。

群众见没戏看了,七嘴八舌的也纷纷散去。

“儿啊,这可怎么办?”

赵翠花跟周启一并向屋里走着,皱纹深陷的脸上满是愁容。

周启看向头发已经斑驳的妇人,想到自己的母亲曾经也如她一般,含辛茹苦抚养他长大,又累死累活的赚钱供他读书,都还没得及好好孝敬她,就患病去世了。

他心中有些酸涩,很不是滋味。

“娘……郎君……”

苏灵已经在里屋听了个大概,王有才走了才敢站到门口来,见赵翠花与周启过来,懂事的喊了人。

赵翠花一惊又喜,忙开口问道:“你可以说话啊?”

苏灵抿着唇点了点头。

“那咋到处说你是哑巴呢?你爹也说你是哑巴啊?咋回事啊?”

“奴家嫁妆里,应该够二两银子的。”

苏灵像是刻意回避了这个话题,跑去了里屋拿出自己的包裹,把包裹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有抹额、珠花、步摇、手镯等等好几件,样式甚是精美,这要换了银钱,绝对不止二两银!

“收回去。”

周启将这些东西全部丢回包裹里,沉声道:“我会有办法的,你的嫁妆自己留着。”

苏灵有些愣住,来之前,她就已经做好把嫁妆悉数拿出的准备了。

她的父亲交代过,这户人家很穷,甚至自己还有可能要下地干活,这些首饰自然也戴不上,只需换了银钱补贴生活就行。

但现在穷是确实穷,可跟自己想象中的又不一样。

“儿啊,要不先拿了吧,等你赚了银两再还给你媳妇……”

赵翠花有些犹豫,其实她也不愿这新婚第一天就拿儿媳的嫁妆换钱,但是她儿子啥样她是清楚的,说有办法, 能有什么办法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