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文学 http://www.qcdrp.com

林雨申个人资料简介最新热门小说_林雨申个人资料简介全本在线阅读

你喜欢看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回忆的初衷的一本新书《傻子王妃要休夫》,主角是兰洁。主要讲述了:孩子被渣男和绿茶闺蜜打掉,还因此丧命的兰洁以为自己够惨了。 结果一睁眼发现她重生到了一个傻子身上。 但一个傻子为什么也要嫁人,还要嫁当朝王爷? 这不科学! 能把小傻子宠上天诶,这人还不错,这一世好像还不错。 直到那个男人悄悄换掉了她的避子汤药,让她怀了包子.... 在知道自己要娶个小傻子的时候,宸王还是很开心的。 傻子好啊,好养,不必担心麻烦事儿,多好。 在见到自己的傻子王妃时,宸王表示,傻子最好了,撒娇卖萌简直不要太可爱。 相处之后,宸王表示,傻子真美妙,身娇体软易扑倒。 直到,小傻子狠心打掉了他们的孩子....…

《林雨申个人资料简介》精彩章节试读

“兰宝,你现在状态真的不好,要不过几天再回去吧?”看着自己家精神恍惚的小王妃,宁科宸也是心累的很。

“要回家……”

“好好好,回家,回家。”

宁科宸更无奈了,这呆呆傻傻魂不守舍的样子要是被小王妃的将军哥哥看见了,估计他会死的很惨。

可是,从大婚到现在三日了,小王妃是怎么样变成这个样子的,谁也不知道呐。

兰洁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些恐怖,可惜她自己也控制不了,从心里涌上来的恐惧和无助几乎要把她压垮了,这个时候,她只想回将军府,那里有最宠她的哥哥,唯有在他面前,兰洁才能确认,以往的十几年不是自己的一场梦。

宁科宸本是小心翼翼的扶着自己刚过门的小王妃,无奈人家不领情,即使是走的跌跌撞撞的,也想要逃离他的身边。无奈之下,身为王爷的宁科宸只能紧紧的跟在自己的小王妃身后,唯恐人磕了碰了摔了,从主院到王府门口的路,宁科宸曾经走过无数遍,但是从未有一次,感觉到这条路这么长。

虽然兰洁走的不顺利,但是两刻钟后,他们好歹是来到了王府的大门前。

大婚三日新娘子是要回门的,所以王府的外面早已经准备好了车马,静待王爷王妃的到来。

看到门外华丽的马车,兰洁露出了这三天来的第一个笑容,然后抓起裙摆,不顾周围人的惊呼一路小跑的冲出了门外。

宁科宸看得心惊胆颤,姑娘落荒而逃的身影更是让他心头闷闷的。

这天下,都说宸王和善可亲,唯独他刚过门的小王妃把他视作豺狼虎豹,明明宸王府是人人挤破头想要进的地方,也只有这小王妃视之为龙潭虎穴。

“兰宝,你慢着点儿,别摔了。”

这个时候还是小王妃的安全最重要,心里的挫败感可以先放放,反正这都是王府的人了,总有一天他可以弄清楚发生了什么,总有一天他能让小王妃开心的把这里当家。

现在嘛,还是先想想怎么过兰将军那一关为好。

宁科宸跟出去的时候,兰洁已经站到马车的前面了,但是她好像是被人拦住了,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无辜中带着委屈和无助,宁科宸心都要化了,虽然小王妃进了王府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但是,这人真的用让人把她当宝贝宠的魅力。

看清楚拦着兰洁的人,宁科宸就不那么开心了,眼前的女子明媚动人,宁科宸只感觉恶心的想吐,“沐安琪,你什么身份你自己不知道吗?给本王让开。”

宁科宸的好脾气从来都是对自己人才有的,很明显,眼前的姑娘不算是自己人,甚至算是宁科宸讨厌的人。

可是这叫沐安琪的姑娘可没有什么自知之明,“你叫我给一个傻子让路?”

她是似乎是很不敢相信,满脸的伤心和诧异。

“注意你的言辞!”

“傻子”一词成功让宁科宸发飙,他刚过门的小王妃不过是单纯如稚子罢了,竟让一个外人叫傻子,不可原谅。

“好好好,王妃出身高,理应是我让,”沐安琪面带隐忍后退一步,“可是宸哥哥,这王妃之位我可以让,但是今天这一步我不能退,无论如何,今天你不能带着她回门!我是为了你好呐~”

“无理取闹,别以为你是他师妹我便不会对你动手!”小王妃的表情越来越不对,宁科宸更是没有了好脾气,这个时候来捣乱,真是不知礼数。

“呵呵呵,我无理取闹,算了……”沐安琪轻声的叹了口气,“我们认识十余年,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无理取闹的还少吗?”

宁科宸已经是很控制自己的怒火了,顾及沐安琪的身份,宁科宸冷冷的说了一个字,“滚!”

“王爷,沐小姐也算是事出有因……”

“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开口?”宁科宸都不想回头看自己的白痴属下,一个个心都向着沐安琪这个心狠手辣的人,吃里扒外的家伙,全都是眼瞎,“如果不想在这里呆了,趁早走!”

对于宁科宸来说,现在小王妃最重要,属下?青梅竹马?有多远滚多远!

沐安琪的眼泪已经从眼角滑落,她从未想过,一场荒唐的婚约,一个傻子王妃,会把宁科宸的心智全部带走,“宸哥哥,今天是中秋!”

中秋节,所有人都要进宫参加晚宴的,这个时候去将军府,就算是陪王妃回门,也难免被人诟病,她的宸哥哥,真的是糊涂了。

兰洁可没有耐心听这些人吵这些有的没的,她只关注到了一点,就是,她回不去了……

过了回门这天,再回去就是她的不对了,即使是事出有因,她也不占理。

难道,真的就要在这里过下去吗?每天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她会疯的吧?三天,已经是她忍耐的极限了。

命运,真的是捉弄人呢~

老天爷,兰洁哪里做错了吗?为什么要折磨我第二世?

一时想不开,被刺激的冲动,兰洁的脑子已经是一团浆糊了。

我兰洁还不信了,真的逃不开这所谓的命运!

“兰宝!”

在宁科宸惊恐的呼喊中,兰洁朝着宸王府门口的柱子上直接撞了过去。

眼前划过一抹红色,意识渐渐消失,就这样结束吧?兰洁轻轻的笑了笑,爱恨情仇都不要找她了,累的慌。

耳边似乎是熟悉的声音,告诉她不要睡……

可是那又如何,都是假的,碍于她身份做出的假象罢了,所有的温柔担忧都不是给她的,自己已经经历过,看明白了不是吗……

“都愣着干什么?!”宁科宸抱着兰洁软软滑下的身体,整个人都要吓傻了。

印象中,这场景似曾相识,怀里这姑娘,他似乎是失去过一回……

2.

这一天,兰斯很早就站在门口等妹妹回来了,出嫁的那一天,兰洁走的心不甘情不愿,这个世界上,他们彼此相依为命,兰洁是念家的。

可是,从日出站到日正,他都没有见到自家妹妹的身影。

平时,兰洁是有睡懒觉的习惯,所以兰斯只当是小妹睡过头了。

兰斯没有想到,他的耐心,等来的是四起的谣言……

“你们听说了吗?刚出嫁的将军妹妹自杀了呢~一头撞在了王府大柱上,血流了一地呢,啧啧啧,可怜兰小姐了。”

“你知道什么呀,兰家那傻子仗着自己的身份抢了别人的夫婿,现在寻死,大概是良心法现吧。”

“什么?”

“兰将军呢,仗着自己功高,直接开口给自己妹妹要了王妃的位置,也不看自己家那是什么东西,一个傻子而已,哪里比得上善良识大体的沐姑娘呢。”

“……”

看着兰斯已经很想杀人的表情,林夕笑着开口,“那你们又算是什么东西,妄议大将军和王妃该当何罪?”

在兰斯身边出生入死多年,林夕对兰斯是最了解不过了,一个王爷而已,怎么配的上兰斯的宝贝妹妹,可笑至极。

要不是顾及那所谓的兄弟之情,顾及整个国家的利益,对方又答应会照顾好兰小姐的话,这们婚事能成?

“将军,要不这里属下给您守着,您去王府看看小姐吧,属下知道,您心乱了……”

苍蝇还不叮无缝的蛋呢,帝京之内,流言传成这样,宸王府多少是出了些状况,不管事情的起因是什么,兰洁很可能是真的受伤了……

“你说,兰宝会不会怪我多管闲事?”

其实,这是兰斯生平第一次在自己妹妹的事情上犹豫,兰洁的事情,他做不到不在意,但是兰洁也不会允许他多在意。再说了,兰洁很可能是有自己的思量,他现在贸然过去……

“将军,小姐那天都是气话而已,”林夕叹气,“她哪里舍的下您呢,说什么从今往后再无瓜葛,这话估计小姐自己都不相信的,去吧。”

某个人听了这话,一溜烟消失不见,林夕知道,兰斯是太过牵挂这个妹妹。

这世间,有多少事情是能说的清的?最起码,将军府的事情从来都说不清。

很多时候,林夕都在感叹,这两兄妹要是出身平常人家该多好,这诸多的无奈,不都是因为这尴尬的身份引起的嘛。

功高盖主,孤身无依,就算是皇帝不在乎,这朝堂上,想要兰斯出错的人依旧很多,小妹兰洁,是他唯一的软肋。

妹妹不想拖累哥哥,哥哥不想妹妹无辜受牵连,感情没错,错的只是这出身和地位罢了。

作为局外人,林夕除了叹气,也只能是默默的给兰斯守好后方,算是怜悯这兄妹两个吧。

“林将军,您先进来坐吧,也站了好一会儿了。”将军府的老管家颤颤巍巍的走到林夕身边,做了个请的姿势。

“叔,和自己家人用不着客气,万一小姐回来了,这门口却没有人,那就贻笑大方喽~”

“唉~”

从赐婚的旨意到了将军府之后,这里所有人都是哀声叹气的了,也只有林夕这个天生爱笑的,还有几分笑颜。

“叔,这是他们自己的路,我们……干涉不得……”

其实兰斯听到兰洁可能受伤的消息,心里已经慌了,他不过是等着林夕给他个台阶下。

现在他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整个朝堂的目光,就算是事出有因,也由不得他乱来。

兰府离宸王府并不远,这短短的路途中,兰斯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千万不能乱来。

但是,宸王府门前那一滩已经干涸的血,还是刺痛了兰斯的眼。

什么规矩,什么朝堂,什么冷静,通通都丢一边儿去,天大地大,自家宝贝妹妹最大。

“你是什么人!”

“滚!”

宸王府的门前,兰斯不光直接撂倒了守门的侍卫,就是王府的大门,也被兰斯直接一掌废了。

遇到妹妹出事儿,兰斯一向是没有理智可言的,从进入王府开始,基本上就是谁拦着就直接撂倒,丝毫不带商量的。

宸王府地形地貌兰斯很熟悉,本来就了解,为了妹妹还特意探查过几次,很快,他就摸到了兰洁所在的地方。

在这里,兰斯见到了依着柱子站在门口的宁科宸,同样看到了侍女们端出来的鲜红的血水。

没有理会所谓的王爷,兰斯直接推门而入。

接下来看到的一切,才是兰斯直接疯狂的原因。

兰洁面无生气的躺在床上,额头上,是不断渗着血的伤口,就算是没有意识,整个人也是轻轻的发抖,估计是伤口很疼吧。

别人眼里,将军府的小姐是个傻子,但是兰斯从来都知道,这个装傻的妹妹心思比所有人都空灵,要逼到什么份儿上,她才能想不开呢?

兰洁的身边有不少人帮她处理着伤口,但也只限于止血,兰斯就是不懂医术,也明白剧烈的头部撞击会照成什么样的后果,这不是治疗,是耽误时间要他妹妹的命呐!

最让兰斯心惊的是,兰洁的鼻子已经有血流出来了……

“宁科宸,给我混进来!”

能对王爷这么吼的,全天下也只要兰斯这大舅子一个了,可是宁科宸还得乖乖听着。

刚进屋直接被人一掌打到吐血,宁科宸虽然心有不快,也只能忍着,捂着自己的胸口,抬起右手擦掉嘴角溢出的鲜血,刚抬头他便知道兰斯为何生气了。

被人以血腥之气不宜沾染而拒之门外的宁科宸怎么都没有想到,还真的有人敢在他眼皮底下出手。

脑袋撞伤最可能导致内部出血,宁科宸为了兰洁的伤,选择了听大夫的话,没想到,竟然是这种结果。

兰斯生气,眼前的这一幕宁科宸自己都生气。

“来人,把这大夫先关到地牢去,太医什么时候到!”

不仅是生气,还有心疼,兰洁受伤已经让他接受不了,现在因为他对王府大夫的信任,几乎要把兰洁的命都搭进去了!

“来个腿脚麻利的,去将军府,让东方寒过来一下!”

“都愣着干什么,听将军的!”

宁科宸明白,东方寒的医术在所有太医之上,虽然不知道那人为什么会在将军府,但是对他来说,是绝对的好消息。

兰斯吩咐完,已经快步走到兰洁的身边,把兰洁的脑袋微微抬起来偏向一侧,以便血液能更好的流出来。

流鼻血,已经是受伤严重内部出血的标志了,兰斯还没有心思和宁科宸论是非!

继续阅读